沈阳广告设计_沈阳VI设计_沈阳画册设计_包装设计公司_【瑞奥森】

2016-6-12 11:08:30

港府设计

听着靳先生的分享,看着他紧皱的双眉一直没有松缓过,我们都能体会一位与香港共同 走过辉煌,而今共度平淡的资深设计人,内心的记忆都是一种牵肠挂肚的深深情意。 在港三年,我经常参加一些设计周、艺术交流、设计研讨等活动,好像这些活动也都有 政府的参与。这是一种港内机制抑或是因设计行业在港受人瞩目,政府有意扶持?您怎样看 待两者的关系? 不是我悲观,我只是说出一个实情。现在来说香港政府有些后知后觉,虽然现在也在提 倡创意产业,2012施政报告也提出“香港设计年”的概念,但是我仍觉得香港政府的决策来 得有些S。在香港黄金时代的时候,前特首曾荫权当时还是财政司司长,他在参观香港设计 双年展后,发现香港在设计方面的发展非常成功。当时他就很惊讶,香港的设计水平那么高, 提议我们设计行业去游说香港政府成立“设计中心”,现在的设计中心就是那时交涉下的产 物。香港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有很多知名的设计师,我在80年代已经有一定的国际地位,更 不要说我的前辈和下一代有代表性的后辈了,可香港政府在20年后才看到这些情况,真是后 知后觉,遗憾啊。当然除了政府的关注,香港设计同业民间协会更注重的是自力更生,毕竟 香港是自由发展经济体,也有更多自由空间和创作自由。面对设计业,我们避开了太多的人 为规划,这就好像经济一样,积极却不干预,现在说来这都是我们感到自豪的一面。反看设 计中心的角色是出钱推动设计行业,能够让香港社会乃至亚洲、全球了解香港设计,是政府 出于更多形象层面的考虑。当然香港的营商周也是很成功的,如果没有营商周,我觉得香港平面设计的影响力在亚洲的版图上不会那么光彩靓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