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12 13:37:13

中日文化差异对包装设计的影响

在当今的包装设计中,世界各国的设计都有着不同的风格和特点,其实都是受其文化背景所决定的,有句话说“设计是一个国家的眼神”,例如古代日本是自然崇拜。一千年前文化借鉴中包括佛教、汉字书写体系和中国唐朝的艺术和建筑。如果问中国的本土文化是什么?那就是儒学文化、五千年的封建文化,这些文化随着具体的事物通过视觉表现出来,如中国画、书法与易经、禅学、五行八卦等等。民间艺术有剪纸、泥塑与木版年画等,这就是一种地域文化的诠释。消费者对现今中国常见食品包装的看法,去超市购物,看看各类食品,欣赏一下特色的包装。这时才发现:我国各品牌食品包装的变化似乎缺少新意,看来看去总是那几种类型的包装,花花的外壳,艳俗的色彩,过分的装饰和没有设计味道的形态,都显得没有什么新意。下面就来分析下中日文化差异对食品包装设计有哪些影响。一、包装图形设计差异性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风俗习惯、道德观念、生活方式,因而也就有他们自己喜爱或禁忌的图案及相应的规定,产品的包装只有适应这些才有可能赢得当地人们的认可。如果出口商品的包装设计不讲究禁忌,不仅商品不能销售出去,甚至会引起法律诉讼和民族冲突。比如说莲花图案在食品包装上的运用,它是佛教的象征物,古人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中国,常常能看到用荷花为图案的包装设计(如图1),然而在日本,日本人忌讳荷花还得说到佛教,佛教以莲花为其专用花,日本人一般在寺院里做丧事,所以说荷花在日本人眼中象征了丧花,所以,在日本的食品包装设计或是其他的设计中几乎找不到以荷花做为装饰图案的运用。在日本传统设计中现代的包装中,就图案而言,主要以抽象概括为主,题材以植物图案(樱、梅、菊、藤)、动物图案(龙、凤、鱼、鸟)、器物图案(碟、扇子、团扇、茶道具)等,还有麻叶、网眼和龟甲以及传统的家徽和几何图案为主,而中国的传统图案则为具象被运用。二、色彩的差异性由于中国早期是属于粗放型的经济,受到农民画的影响,农民画色彩艳丽、复杂、粗俗、过度夸张对比的色彩,形成艳俗的地域风格,受教育程度普遍低下等因素也影响其色彩,导致了现今包装市场的粗俗化,在本土的设计中,很难有能够吸引眼球的设计出现,大量的外来设计再次冲淡了大众口味的本土设计,在食品包装设计中,颜色可以代表产品的性质特点,色彩的运用也有很大的差异,日本不喜欢紫色,认为紫色是悲伤的色调。而中国认为紫色代表着浪漫,象征女性、爱情,所以在化妆品的包装设计中,大量地运用了紫色(如图2),甚至在有些女性衣服的手提袋设计中也运用了紫色,寓意了温馨、浪漫的情调,其实有些在家装中窗帘和灯饰也运用了紫色。绿色,在日本最忌讳绿色,认为绿色是不祥之色,所以很难看到有全绿颜色的包装设计,只有少量的采用一些,(如图3)是一个日本茶叶的包装,色彩的运用是根据产品的特性来考虑的,在日本,而围绕着“日本传统色”的应用,从传统绘画、图案、服装、食品等领域中产生了一系列具有日本本土特色的色彩语汇,并在包装上形成了具有日本特色的色彩。国槐绿在中国被认为是中国奥运的指定色彩,绿色包装设计中被大量运用,食品包装、化妆品包装、饮料包装、药品包装等等,通常被理解为绿色的、向上的、健康的、自然的意思。想象一下如果在日本药品包装设计用的是绿色,那效果是可想而知的。总体色彩运用来看,中国所使用的花俏色彩被日本人认为是不可理喻,而日本人清淡朴素的色彩被国人认为是苍白无力,但也不是完全绝对的。日本的包装设计中,色彩多为白色,是因为受禅文化的影响,白色表现了一种离尘、空灵、脱俗、纯净、与自然融合的和谐。三、包装造型结构的差异性日本的木结构建筑是传统建筑的重要样式,比如(如图4)伊势酱油的纸盒包装是传统木结构建筑在包装设计领域的应用。设计者把包装结构的合理功能性与日本传统建筑的外形特征构建相联系了起来?,把简洁明快色彩与日本古代传统建筑的常用色结融合,甚至把现代设计的简约、直线风格与高度单纯的传统建筑风格相融合。理解插图的意义必须要熟悉传统建筑的日本消费者,而中国消费者理解起来较吃力,图案由的白描的手法表现,也体现“实中有虚”与“虚中有实”的传统艺术理念,伊势品牌稳中有变、特色不改的悠久历史感也尽在不言中。而中国的受到封建制度的影响,连包装设计也讲究规规整整,大多的酱油瓶都是圆柱体的玻璃瓶,如果有设计感的作品会加入一些中国的建筑元素,但只是作为图案出现,而不是形状出现。如图5展示的这个鸢尾花型的包装其实并不是一个标准包装袋。它的结构和前面提到的那个类似。当拆解开的时候,它的折痕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传统折纸技术。如同传统折纸技术一样,这个“包装袋”仅是一张方形纸形成的立体构成而已。不同的是,日本的包装设计打开的过程是一直被专注的。就像从一个形态到另外形态的转变,从购买商品的那刻起,开始被吸引到拆开包装时的期望,一直到见到商品的惊喜再到欣喜,这一过程被人们极大的关注着。整个礼物的拆解过程中,花费的很多的精力,也无形中使得礼物的含义发生了变化,这时候以不再仅仅是关注内在的那个商品,而是从接收到,拆解,知道到找到心灵礼物的整个过程了。这就是日本文化中“礼”的精髓。然而在中国的包装中,普遍都已经西化了,没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同样是糖的包装,一撕开就可以吃,速战速决,中日在这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一个注重过程,一个注重结果。四、包装设计中的人文思考在生活中,不知道你是否有这种习惯,每当打开中国的磁带盒、VCD或DVD包装时,都感到非常的麻烦,常常把塑料盒弄坏。中国几千年封建传统的特性,具有把东西层层密闭起来的技术,似乎认为包装、密封是生产厂家的责任,而把它打开要靠消费者的努力。只要密封好,后面的事就不管了,不像前面所谈到的具有人性化的后续,而在中国为消费者提供开启产品时的方便却考虑不够。在日本,卖板栗都有板栗专用“开启器”奉送。那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金属件,有了它就能让板栗壳轻而易举地裂开,这就是对生活的细节思考,人性化的设计理念,简单却贴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在包装设计中,中国的方方盒盒都是用胶水粘死的,属一次性产品,用完就丢弃了,造成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污染,在日本受当地的“结”文化影响,大多的包装中采用了丝带打成结的模样,整个外盒用完后还可以重新装东西再次送给别人,不断地循环利用(如图6),而这时候中国人很纳闷为什么用过的东西还可以送人呢,在中国甚至送礼送的就是各色的精美包装,过度的包装只能是浪费资源,由于日本是个节约的民族,本土资源有限,他们不会在乎是不是别人用过的,照样能够接受,所以说,不同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地理条件使得设计作品中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五、结语中国文化的真正儒学在宋明清这三代上走向衰落。而日本在明治初期,已经认识到不但要汲取西方的物质文明,而且要汲取其精神文明。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说:“文明有两个方面可谈,就是外在的事物和内在的精神,一个国度的文明外形易取,而其文明程度的精神难求。”在日本,包装中的结构讲究以“人”为中心的理念,一个文雅的民族所诠释的理念,实际性很强。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轻柔、温顺、礼貌而且温和”,他们是以温和的人的感情来设计,而不是以干巴巴的生硬理论思想来表达自己个人的设计思维。这主要取决于他们的民族是单一性的,在艺术设计中既可能简朴,也可能繁复,有时候严肃,偶尔怪诞,既有概括抽象的一面,又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理念。中国的哲学思想其中一条就是强凋的万物的变化不定。当看到日本的设计作品时,一下就明白理解是日本的风格特点。其实在唐朝,很多文化都是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很多文化上有相似性,而精神理解上却不同,虽然说和民族的文化特色有中国华夏文明的遗留痕迹,而在日本的设计作品中,东方文化的"归一"性和对艺术的理解感悟却比中国的设计师们表现的更淋漓尽致、亲切。如今,现代设计越来越认同本土化,本土化是对本土文化的认同,而不是对符号或图形的认同。探索本土文化的内涵,找出传统文化与自己个性的碰撞点,形成自己的设计风格,这才是设计本土化风格的精髓所在。
{}